校友风采

奔涌的正能量 ——专访前滩综研创始人何万篷
  发表时间:2017-03-18 

奔涌的正能量 ——专访前滩综研创始人何万篷

 

何万篷简介

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研究员,博士、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上市公司独董、政府经济产业顾问、上海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会专家、上海市科学技术专家库成员、东方讲坛特聘讲师、上海市青联委员、上海市静安区政协常委。善用复杂系统理论和数据挖掘方法聚焦国际关系、世界经济、新兴产业等方向,实证研究自贸区、一带一路等课题。致力于新型智库建设,为科学决策提供支撑和保障。多次以特邀专家身份参与SMG《头脑风暴》、《财经夜行线》、《道理》、《走出去》等栏目。曾参加亚太期刊协会论坛、全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座谈会等。曾任未来银行业重整中国工业发展战略高层论坛主席,宏观经济政策前瞻会议主席。

 

当我来到坐落在漕河泾新园科技广场的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时,离约定采访何万篷先生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就乘机悄悄地观察了一下他统领的世界

走过朴素的前台,迎来了一句同样朴素的标语——“每天的时间是25小时。继续向深处探索,仿佛闯入了一间坐满学生却又极其安静的教室。专注,专注,专注到无人察觉我的闯入⋯⋯这时,第二句标语跳入了眼帘——“为未来变革留下接口。正琢磨着它的含义,一转身,又是一句——“创客型智库,智库型孵化器。此时,终于有人察觉到了我的入侵,只见他满脸笑容,大步流星地迎了上来!小李,你来了!辛苦辛苦,来来来,快请坐!定神一看,不正是何先生嘛!初次见面,眼前的中年男人让我忘却了他的头衔,只想到一个词——正能量。我们的访谈就这样自然展开

 

在国内,我们想做一家与众不同的新型智库。所谓新型智库,就是以信息化、网络化、全球化为核心,将数据驱动和实证支撑做到极致

李晓喆:何先生,我注意到了您墙上的标语,很有趣,但又猜不透其中的奥妙,您能说说它背后的含义么?就从这句创客型智库,智库型孵化器开始吧!

何万篷:哈哈,其实没那么玄乎,为什么要做创客型智库?因为创客是最具建设性、操作性,最接地气的一群人,我们就是要做这样的人!什么叫智库型孵化器?就是要以智库为支撑,孵化一支学术团队,孵化一种商业模式。

 

李晓喆:什么样的商业模式?

何万篷:用智慧创造财富,用财富孵化研究,再用研究积累新的智慧。

 

李晓喆:能说得具体些么?

何万篷:首先,作为一家智库,我们必须有能力将智慧转化为财富,实现财务自由,这很重要!但财务自由并不是为了享乐,而是为了反哺自己的研究。在这里,有50%的研究是没有人委托的,完全由我们内部转移支付。但这样的积累多了,就会慢慢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孕育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李晓喆:听起来很棒!但我还是不满足于概念,能不能用一个实例来说明这个模式是可行的?

何万篷:比如说我们自发地研究如何运用大数据技术监测金融市场的异常波动和预测火灾隐患。后者引起了保险公司和消防部门的关注,目前已经开始在无锡支队等多个单位进行试点,并向有关部门做了演示汇报,将来可能在更大的范围得到推广。

 

李晓喆:好酷的前沿科技,这就是您所指的未来接口么?

何万篷:不是的,所谓的保留未来的接口,是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轻易地说这不可能,或者我做不到。当你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未来的接口已经被关闭了。

 

李晓喆:那么每天25小时?

何万篷:不够用,真的不够用啊!我平均每天只睡6小时,还时常睡着睡着就被某个问题惊醒。

 

李晓喆:但您的精神很棒。

何万篷:对,我的身体和精神都不错,一来是因为睡眠质量很高,二来是因为有一股强大力量推着我向前走!让我每天都处在简单、快乐、充实的状态之中,我很享受这种状态。

 

李晓喆: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何万篷: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一种紧迫的做事欲望。

 

李晓喆:我能感受到您身上迸发的正能量,当初是否就是为了释放这份能量,才离开老单位,选择自主创业?说实话,离开时,您是否有过一些担心?

何万篷:当初迈出这一步,并没有考虑太多,就是想摆脱条条框框,做一些自己喜欢的研究。曾经很担心原有的资源和朋友会因为我身份的转变而不再认可我,但结果恰恰相反,他们更加支持我了,帮助我完成了平滑的过度。

 

李晓喆:作为前滩综研的创始人,您个人身上有些什么标签?您在这家机构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何万篷:如果非要用形容词来描述我,我想应该是简单、率性、快乐!有了想法就去做,这叫简单。有了观点就去说,不迎合,不妥协,这叫率性。正是因为简单、率性,所以才会快乐!至于我在这家智库的作用嘛⋯⋯更像是一个召集人。他们(指指那些正在埋头工作的人们)每个小伙伴都有一技之长。他是国际关系专家、他是编程专家,喏!还有网络专家、社保专家、园区专家⋯⋯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超过了我,而我所做的,就是激发他们的智慧,然后集成他们的成果。我希望淡化个人作用,突出平台作用。一个好的智库不能只依靠几个优秀的大脑,必须集成一群优秀的大脑,而且是各行各业的大脑,这样才能碰撞出意想不到的产品。

 

李晓喆:前滩综研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何万篷:是互联网基因和全球化基因。我这里IT精英很多,比如微软上海地区编程第一名、全国决策科学数学建模特等奖(笔者注:同济校友)、原惠普和IBM大中华区总监、水晶石公司副总裁都在这里工作。我们还在全球拥有87位在线专家,通过互联网实现365天,24小时的不间断研究。这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李晓喆:您有没有一家对标的智库机构?

何万篷:在国内,我们想做一家与众不同的新型智库。所谓新型智库,就是以信息化、网络化、全球化为核心,将数据驱动和实证支撑做到极致!你比如野村综研,它的本质是一家IT企业,实现了数据库、案例库、政策库和工具库的四库一体!解决问题的能力非常强!效率非常高!它就是我们的目标,当然,我们和这类全球领先的国际同行还相差太远。

上海已经不再是疯狂冒险家的乐园了,但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踏实做事,更适合静心研究,更适合平淡生活。

 

李晓喆:谈到上海,您是如数家珍,我知道您将大量心血扑在了这座城市上,那么上海在您心中究竟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何万篷:在我看来,上海首先是一个先行者,在国际上高举高打,参与全球竞争。在国内先行先试,实事实做。第二,上海是一个超级联系人,国内外的市场资源在这里进进出出,是联通内外世界的节点,身处这样的节点,你就有机会感受到世界的经济脉搏。第三,上海是政策与市场的均衡点。北京更偏政策,深圳更偏市场,但上海很好地平衡了两者。平衡带来的好处是冷静,你不会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上海已经不再是疯狂冒险家的乐园了,但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踏实做事,更适合静心研究,更适合平淡生活。

 

李晓喆:您对上海的评价这么高,但我注意到您总是犀利地指出上海的问题,这又是为什么?

何万篷:作为一个学者,能够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是他存在的价值!我的研究是从真实、内在的市场需求和时代需求出发的,不是从偏好和面子出发的。2013年,我发表了《上海17区县微评论》,引起了很大反响,有些区县的领导主动找到我,让我多提意见,共同探讨解决方案,没有一个人说我乱说话的。所以你看上海这座城市它真的很好,它真正做到了海纳百川,上善若水。

 

李晓喆:我不相信您没有遇到过分歧,没有挣得面红耳赤的情况。

何万篷:分歧一定会有的,该争也是要争的。但领导并非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他们是站在了更高的高度,从更大的格局去看待问题。而我们是从生活的角度,从需求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两个思路一定会有分歧,但最终一定能走到一起!所谓的既要接地气儿也要接天气儿

 

李晓喆:外国人介绍上海时,经常会用到这么一个词儿——东方的巴黎,而从来没有人说巴黎是西方的上海。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和巴黎之间还有差距,如何弥补这个差距呢?

何万篷:硬件上我们已经远远超过巴黎了,不要说巴黎,纽约也超过了。差距主要体现在制度、文化和素质上,比如投资贸易便利化问题。但软实力的追赶只能浓缩,不能跨越,而且速度还不能太快,太快了是会出问题的。我对当下总体是满意的!因为我们一直在正确的方向上行进,政策和经济的差距一直都在缩小。我每天都能看到它的变化,而且是往更好的方向变化,所以我很期待,我很乐观,我是一个死多头

我很爱同济,同济的校友也真是优秀!真是团结!我们之间总是一点就着,非常亲切。

 

李晓喆:您发起前滩数据,凝聚这么多IT精英,就是为了追赶野村综研!我认为这个梦想很酷,也很有吸引力!所以我要替同济的学子们问一个问题,您这儿招人么?条件是什么?

何万篷:据我所知,我们的人事部门最青睐母校的学子,因为同济人真的踏实肯干!你比方说这位小徐,他为人略显内向,但做技术,做研究,真是扎实!说到招聘的要求,我们对专业的要求很宽,经济学、数学、管理学、国际关系、法学、信息管理、物理、城规、建筑、投融资,这些专业我们都很欢迎。对性格的要求就比较严了,我们只招有正能量的人,简单、率性、快乐、不过分计较眼前的得失,我不会招聘散发负能量的人。

 

李晓喆:在同济的求学生涯给您带来了什么?

何万篷:如果说人大给了我人文关怀和国际视野,那么同济就给了理性思维和工匠精神。两者融合在一起,让我受用终身!我很爱同济,同济的校友也真是优秀!真是团结!我们之间总是一点就着,非常亲切。

 

李晓喆:关于同济,您有没有什么温馨的记忆?

何万篷:恩,有的,我给你讲一件感人的故事吧。有一次,我们到四川宜宾的李庄古镇考察学习(笔者注:李庄古镇是抗战期间同济大学的临时校址)。一个11岁的小姑娘见到有陌生人过来,便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主动给我讲解起同济大学的校史来。在得知我们就是同济的学子之后,她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张开双手,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依偎在了我们身上⋯⋯这件事太让我感动了,你能感受到这个小姑娘,这个小镇子对同济的情愫。所以同济真的伟大,她为中国留下了太多的感动。

 

李晓喆:所以我们都希望同济越来越好。作为智库,请您为同济的发展提些建议吧?比如,环同济经济圈还存在哪些不足,和环复旦经济圈之间有哪些差距,如何弥补自身短板?

何万篷:环同济经济圈的企业类型比较单一,商务模式创新不足,和金融的融合度明显不够,这与我们学校重理轻文的学科设置有一定关系。其实历史上同济的文科是很强的!真诚地希望同济能够文理并重,回归真正的综合性大学。如果再有一点期待,就是希望同济能够更好地凝聚校友资源,让我们有更多机会为母校做贡献。

 

李晓喆:现在正是毕业季,面对即将步入社会的学子们,您有什么建议?

何万篷:我想,任何建议都是多余的。他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物质供给充分,传统行业饱和,精神消费、体验经济、专业服务方兴未艾的时代。如何选择,如何奋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只要遵从内心,简单率性就好。同济的学子有很多独特的优势,我很看好他们的未来。

 

李晓喆:与您聊天很愉快,但我看门外已经有很多人在等您了,我想我该把您还给工作了。

何万篷:哪里哪里,辛苦你了,同济有太多优秀的校友,我和他们比起来差得太远,所以这次采访对我来说是受之有愧的。

 

李晓喆:企业的成就不能以财富来衡量,作为一家新型智库,您值得我们了解和学习。感谢您与我们分享了这么多有趣的故事,感谢您为同济,为上海做出的贡献,也祝福您早日实现追赶国际同行的目标!

何万篷:谢谢,请代我向母校的老师和学子们问好。

 

刚一离开何先生的办公室,他已被工作包裹了起来,我听说他晚上还要乘飞机赶往香港。


返回

友情链接:教育部    同济大学    

同济大学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021-65982200

同济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E-mail:webmaster@tongji.edu.cn

沪ICP备100141176号 沪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