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刘锦: 让思政课成为一门被秒光的课
  发表时间:2017-03-18 

刘锦: 让思政课成为一门被秒光的课

 

刘锦简介: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机械系,硕士、博士就读于华东师大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专业。2013年起任教于南京审计大学,被学生们称为思修男神

 

今年3月,小编收到一条留言,直接而热烈:强烈要求采访刘锦!

小编很好奇,就跑去听了刘锦的课,果然有料!还打入内部,看到这么多的赞美:最爱他的课,讲得太好了!”“我可是为了他才选了周五晚上89节的课。”“我选他的课宿舍周末聚会再也去不了了。

一张刘锦的照片(还是侧脸)就能引发粉丝尖叫——

说到这,是不是很好奇,男神到底是怎样炼成的呢?

其实,他刚站上讲台的时候,也有不那么的时候

 

每一个男神都起步艰难,重要的是,他选择前行

2013年,刘锦从华东师大历史学专业博士毕业,来到南京审计大学,成为一名教师,讲授思修等课。

从机械系转投历史系,学了六年历史的刘锦,终于可以一展身手,跟学生们聊聊自己的心得体会了。然而,第一次给普本学生上课的情景,让他有点发懵。当时的惨状是,下面明明坐在100多号人,但仔仔细细看,没发现一个抬头的。刘锦心里特别不好受,站在讲台上的他,心头蓦地冒出风萧萧兮易水寒这句诗来。

我本来是有心理准备的,做学生时也上过思修课,知道大家不爱听。但是当你真的站在讲台上,看着那种样子,想到今后几十年要过这样的日子可怎么办呐?受了刺激的刘锦,开始思变,对课堂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第一件事,就是让学生们抬起头来!

课件是刘锦课堂改革的第一步。刘锦在课堂挫败后,回家纳闷,为什么学生上课连头都不愿抬?妻子看了眼他的课件,说了一句换我也不愿意看,全是字,谁爱看呀!

——好,那就从这里改!减字,加图。课件从全是字改成图文结合,以图为主,文字主要做点睛之用。这是一个读图时代,你还得适应啊。刘锦说。

在思修课上,刘锦以《秀才不出门要知天下事》为题,以讲解国内外政治局势。其中一张ppt上,只有8个字——“习近平的外交表情,却足足配了15张图,是习近平和15位国家元首的合影纪念。图上,面对不同的国家元首,习大大的表情各不相同。这节课,是2015级小曾同学印象最深的一节课。习大大会见普京时,笑得那个灿烂,就知道中国和俄国现在关系很不错;会见安倍晋三,脸上就非常严肃,这还用多说嘛,肯定是日本又让我们不高兴了。但是你发现,后来新华网又发了一张安倍吃烤鸭的照片,说明还是要软化一下他的形象。配合刘锦幽默清晰的解说,中国与15个国家的外交政策横向和纵向对比都出来了。你要是光看文字或者只靠老师讲解,很多微妙的感觉就很难传达了。刘锦说。这节课让刘锦一下子晋级为小曾的男神从前我以为思修课是能逃就逃,原来思修课可以这么精彩!

没有图是万万不行的,只有图也不是万能的。课件改革的进一步,是文字的漫画化、符号化。在课上,刘锦展示了一封学生来信,信中说,“×门课我次次不落,有同学天天游戏,很少认真上课,结果期末考试,他的分比我还高。很迷惑,不知道还要不要上课。刘锦解答的方式,是展示了一个年轻人都熟悉的动画形象——海绵宝宝。当这个喜感的宝宝占满整个屏幕,教室里爆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在这样顺利的铺垫中,刘锦告诉学生,年轻人就要像海绵宝宝一样会吸收。至于吸收什么,和怎么吸收,他顺手就从包里掏出了几本书,《富兰克林自传》、《平凡的世界》、《绝望锻炼了我》、《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而引入到本节课的主题手不释卷学生都有求知欲,刘锦对此深信不疑,怎么抓住、激发并满足这个求知欲,就是他要下功夫的地方了。

除了课件形式上的改革,内容上,刘锦更多通过叙事方式讲细节、讲故事、讲人物,比如讲到中日关系,甲午海战和马关条约。抛却那些人所皆知的宏大历史,他从一个小细节开讲:如果邓世昌的致远号不被鱼雷击中的话,就撞吉野号了,看上去差一点历史就要被改写。是这样吗?致远舰是2300吨的大型巡洋舰,底部按理说有很多密封舱,为什么一个进水,其他一个个全都进水了呢?那就说明日常保养存在问题。

这样的改革,让刘锦俘获了一批铁杆粉丝。黄洁泉就是其中一位,比起初高中那些泛泛而谈的历史纲要,他会讲一些细节,而唯有真正深入地去了解才能从中有所感悟。因为热爱刘老师,当刘锦提出需要一位学委时,黄洁泉在大学里第一次自愿举手当班干,想帮老师做点事

 

男神的炼成,内涵是关键

课堂改革让刘锦尝到了甜头,他发现,大部分学生愿意抬头了!初衷达到之后,他进一步思考,思政课怎样才能达到真正的思想启迪效果?

刘锦对思政课的目标效果做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要做到水中盐味,而不是眼里金屑。所谓水中盐味:是说思政教育就如融入所属学科专业和课程的中,让人不知不觉中就接受了,类似润物细无声的效果;所谓眼里金屑:金屑再好,融入你的眼睛也不舒服啊。如果为了思政教育而思政教育,可能就是这样的效果。我追求的目标,就是水中盐味刘锦认真地说。你看《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这门课,它首先是一门史学课,有史学的学科体系和特点。我认可这个学科特点,再将思政融入其中。

学历史要学什么?我的理解就三点:追本溯源、了解背景、学会比较。《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第一节课上,刘锦开宗明义,记住知识点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学会这种史学的思维方式。”“我们常常问学生,作为大学生,你跟高中生的区别在哪里?反之,学生也要问老师,作为大学教师,你跟高中教师的区别在哪里?就是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知识点不如教一门学科的思维方式。

在他的课堂,对史学的解读纵观古今。《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第二节课,刘锦的标题是近代前的世界”——从世界历史的维度来解读近现代中国所面临的世界背景。他从包里掏出一本《世界通史》,为何这本书将1500年来划分上下册?

学会比较也贯彻在刘锦的课堂。谈到葡萄牙罗卡角所雕刻的一句话:陆地到此结束,海洋由此开始。接着聊的是曹操《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他吟出第一句,底下的学生自然应和。顺畅无比的转化中,刘锦对中西方的海洋观及思维方式进行比较。

这样的教学方式,让小袁(化名)彻底改变了对历史这门学科的态度。高中时代,小袁最痛恨的课程就是历史课,特别无聊枯燥,就是背知识点,靠死记硬背,一点儿意思没有。遇到刘锦后,小袁现在每周上两节历史课,一节是自己被选上的课,还有一节,就是蹭每周五刘锦的课。转机出现在哪里?原来,小袁大一上学期上过刘锦的思修课,喜欢上刘老师的授课风格,大一下学期拼了命也没选上刘锦的中近史课,刘老师的课51秒钟之内就被抢光了。小袁印象最深的一节课,是刘锦对日本历史文化的讲解,并推荐了几本关于日本的书,比如《菊与刀》等。听完课、看完书,小袁改变了对日本的态度,以前就是盲目地讨厌日本,现在对日本有了一些了解,不是那种简单地讨厌了。讨厌日本曾经让我们遭受苦难,但是爱国也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更大的改变,是她意识到,自己看待问题的视角变了,以前太片面,容易走极端,现在看问题更全面、辩证。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课堂讲解日本历史和文化,刘锦觉得,这不是旁逸斜出。他用电影《教父》里的这句话来概括自己的态度:你要亲近你的朋友,更要了解你的对手

 

男神为什么那么神?因为他在课外花了很多很多功夫

如果你去听一次刘锦的课,会忍不住感叹:他的素材怎么这么多!不但多,而且贴合主题,又接地气。

在思修课上,刘锦第一讲就是宿舍你我他,他列举了不快乐的蒋老大学霸老宋读了七年的常三灰鸽子老四大师老五全民公敌老北,六个典型形象,六种配图方式,一下子抓住了学生们的耳朵。黄洁泉就是这样被吸引的。

开始的时候,黄洁泉还有点疑惑,老师怎么不讲书上的东西呀?后来,她发现这之中的道理远比书上鲜活得多:在他舍友身上,我学到了要早早地确立目标并为之坚持奋斗,学到了不能沉迷于一些东西而荒废了光阴,学到了要靠自己的能力和品格赢得他人的尊重,也学到了人不能只顾自己,要为他人考虑......这些道理不再教条,而是由我自己从他貌似轻松的聊天中提取出来,更加深刻和有说服力!

两会召开期间,刘锦临时起意,在课上加了一个小测验:如果你是两会现场记者,会向李克强总理提什么样的问题?

从手不释机到手不释卷这节课上,为了不那么刻意地强调手不释卷,刘锦放了自己拍的两张图:两株校园里的植物照片。他从包里掏出一本《花草树木速查图鉴》,边翻边说,我们学校植物特别多,以前我对植物没怎么关注,好多都不认识,就买了这本书,对照着学。”——看上去,随时遇见的人、碰到的事,都会为其所用,化成刘锦课堂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更遑论各种流行语、时政人物与事件、历史照片、影视作品

怎么能做到这样地融通?——“可能我有交叉学科的背景,视野有所扩大?刘锦稍有迟疑地回答,显然他也不觉得这是主要原因。这样说吧,练武有种境界是见自己。我会比较愿意深入地剖析自己,不至于麻木不仁,对于本不经意的旁人他事往往感受强烈。这是他特别强调的因素,还打了个比喻,你首先要有个好胃口,才能吃什么都香。剩下的,无非就是读书、观影和自身愿望整天脑子里想着这些问题,有时候灵感冷不丁就来了。刘锦说,从手不释机到手不释卷这个标题,是他在别的老师课堂听课时突然冒出来的词,当时赶紧拿笔记下来。

听上去还挺容易的?当然不是。小编问刘锦求两门课的课件,没想到男神面露难色:我的课件都很散,因为我一直在寻找更合适的素材和切入点;而且思修课要结合时事讲,一定要事到临头了,才能最后定稿。即使有了近3年的教龄,刘锦每节课的课件制作仍要花好多天的时间打磨。

如此用心,难怪会成为学生心目中的男神。当年,小曾听同学说刘锦老师的课上得好,试听之后就固定成为蹭课大军中的一员。如今,他成功选上了男神的课,并热心为刘老师做推广,因为我们了解我的同学们,太需要刘老师这样头脑清醒又生动有趣的老师。特别是,在经历了一些学生活动接触更多的青年人时,他发现,大家普遍关心社会又很迷茫,也许我没法跟他们说清楚,但是我相信刘老师可以!

刘锦能将这门难教的课上到如此受欢迎的程度,,是法门。在采访中,他谈到,自己作为一位历史爱好者到历史研究者的转型,谈到学习历史过程中的体会:从漫漫历史长河来看,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目前的道路、制度、理论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也是适合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这是历史爱好者、历史研究者刘锦在学习、思考、体悟过程中自然得出的结论。所以,在教授思政课时,他没有内在的紧张。他可以内外一致地表达自己,他去备课、搜集素材、思考怎么做到水中盐味,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20165月采写)

 


返回

友情链接:教育部    同济大学    

同济大学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021-65982200

同济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E-mail:webmaster@tongji.edu.cn

沪ICP备100141176号 沪举报中心